包纸酱w

修行中......

【周叶】灼灼---天界其七(8)

这里桃花永远都不会凋零。

每当天司星君的车马划过穹顶的时候,属于天界的夜晚随之来临。天界本没有夜,只有此车经过时,天界的居民才能一赏这漫天星空。

岛上照明之物并不多,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灯笼被安放在桃花林中。千百年不会熄灭的烛火穿透那薄纸,映得粉面桃花愈加的淡雅。

“呼!总算回家了......”叶修一进门就躺倒在床上,鞋子外袍什么的扔了一地,都被周泽楷一一耐心地捡起。转而望向窗外,看着这辽阔的星空。

“怎么,看着新奇?”叶修懒洋洋地问。

“只在书上看过。”周泽楷答。

“也是,天界这帮人,自诩法力无边,一统三界,却连一片星空都要向人间借来。”

“借来?”

“星君之车马并非能制造这星辰,只是靠着车辙所划出的轨迹,撕裂了两界的屏障,联通了人间的天空。人间的虽然短暂,但是很美吧。”

银河的尽头与花海相连,灼灼的桃花仿佛蔓延到了天的彼方。小小的桃花妖都已经入睡,淡粉色的衣裳隐没在朵朵桃花之间。

“时候不早了,明天还要进宫,洗洗睡吧。”叶修说完倒头便睡。

周泽楷去屋后洗了把脸,钻到被窝里,也沉沉地睡去了。




太极仙顶伫立着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宫顶四角向上翘起,各立一只神兽,檐上绘满了奇珍异兽。

是日惠风和畅,柱上盘卧的雕龙上蒙着一层紫色的云气,殿后的群山上有彩云翻滚。

“叶大人和周大人请从这边走。”一名青衣小仙见二人前来,忙作一揖。

“走吧。”叶修对身后的周泽楷说。

周泽楷呆住了,因为这位正是将周泽楷带到叶修身边的人。

那人仿佛是注意到了周泽楷惊讶的表情,笑笑说:“正是小人,周大人别来无恙?”

激动与欣喜涌上心头,这是自己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仙,要不是他救了我,自己就见不到前辈了。

周泽楷深深地向他鞠了一躬。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小仙带着二人穿过了一条碧色小径,转角,进入一座穿湖小廊,视野豁然开朗。

两侧波光粼粼的湖面上,阳光如蜉蝣的金色鱼鳞。水波荡漾,拍打在石壁上,遗落下金色的光芒。其上不乏有泛舟者,想必也都是些权贵豪绅,为首的那座宝船格外显眼,其四周及船头均有金龙盘附,船身之木是从南地运来的九折萦岩木,传说为上古龙鳞所化,珍贵得很。即使在远处,船上的嬉笑声也清晰可闻。

叶修一顿,望向那船,盯了一会,转头问那小仙:“此船可是太子之船?”

“正是殿下的船。”

叶修也没说什么,继续由小仙领路。

“这天宫,我之前曾是来过的,现在却一点也不认得了。”叶修说。

“天君前几年曾命人将宫殿大修一番,您不认得也是自然。”小仙笑了笑。

“就是这不能乘云的规矩该改一改了。”叶修呵呵笑道。

“这可万万不可啊。”

不知不觉,三人已穿过小廊,登上了九十九阶天梯。汉白石青制成的玉阶上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在浓重至纯的灵气中闪过银色的光。

“天君正在万境台上等候,小人只能恭送到这了。”小仙作揖,化为一阵青烟逝去。

待叶修与周泽楷登上高台,一眼便望见了端坐与台中央,背对着他们的人。这人看起来很年轻,身着绣着金色祥云的白衣,绸软且细腻,可祛除暑气。

周泽楷其实一直都很不解,自己并没有什么名气,如何得以受天帝之亲召。

但面前的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周叶】灼灼---天界其六(7)

此时的周泽楷无奈地看着怀里时不时地蹭一蹭他脖颈的人,心里却又有些失落。

此时的青年已不见平时的腼腆温和,他炽热的目光盯在他的身上,仿佛要将他牢牢地烙印在眼中。

也许在你喝醉的时候,我才敢说喜欢你。
我害怕说出真相,你也许会因此疏远我、讨厌我。

周泽楷抱得更紧了,此时的两人紧紧相拥。烛光调皮地跳动着,烛泪勾勒出完美的蜡痕,两人投射在帐上的影子时隐时现,但这怀中的感觉,却是真真切切的。

叶修柔软的头发让周泽楷感觉痒痒的,周泽楷哑然失笑,安抚着怀里的叶修。

原来前辈喝醉以后,是这个样子啊。周泽楷咯咯地笑了起来,双眼满是温暖。


过了一会,叶修不再闹腾了,乖乖地趴在周泽楷身上,呼吸也渐渐均匀了,好像已经睡着了。周泽楷便把他轻轻地放在床上,小心地掖好被子。摸摸他光滑的额头,在上面轻轻一吻。

他靠在他耳边,用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问他:“前辈,我喜欢你,你呢?”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也许是偷袭敌方主营时候的你,也许是指挥若定的你,也许是授课时候的你,也许是更早

意料之中,他并没有得到回答。

走到帐口,他回头望了一眼,摸了摸嘴唇,上面好像还残留着他的温度。

在他放下帘帐的那一刻,那本应沉睡的人猛然睁开了眼睛,猛地用被子死死蒙住了自己的脸。

“喜欢啊......”

偷偷告诉你个秘密,我其实没醉。

雪中的红灯笼发着温暖的光芒,像一个卫士般伫立在雪海中。

远处的大营,灯火通明。

【周叶】灼灼---天界其五(6)

厚重的帐帘被缓缓掀开,只见周泽楷满头大汗,用身子撑住帐帘,以免打到怀中沉睡的人。帘子落下,帐中最后的一丝月光也被夺走,他的四周陷入黑暗。

周泽楷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用腿感知到了床的边缘。深吸一口气,躬下腰,将叶修缓缓放下。

“呼。”轻微的一阵响声,周泽楷的指尖窜出一丝火苗,迅速点燃了旁边的蜡烛,周泽楷一屁股坐在旁边的软榻上。

虽是这冰天雪地,周泽楷还是出了一身的汗,他解下厚重的外袍,将它轻轻地盖在叶修身上,细心地掖了掖衣角,又走到一边,把火给生起来了。

屋内很快就暖和起来。

干完这些,他抽出来一个小凳,坐在叶修旁边。

叶修正沉睡着,周泽楷帮他脱了外衣,好睡得舒服些。当叶修那灼.热的身.躯贴在周泽楷的身上时,周泽楷猛然一惊。

刚刚,为了方便自己的动作,周泽楷让叶修靠在自己的怀里,自己则好腾出手来。

然而现在......

全身只穿着一件单薄衣衫的叶修乖乖地靠在周泽楷的怀里,周泽楷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胸口的阵阵起伏。这衣服又些松垮,经这么一折腾,快褪到肩头了。

周泽楷耳根都红了,草草地收拾完,就又让他躺下了。

烛光又些昏暗,周泽楷拄着下巴,静静地端详着叶修的睡颜。

也许是因为醉酒的缘故,叶修的脸上蒙着一层红色,肌肤沁出了晶莹的汗水,划过胸膛。
解开高高束起的青丝,此时的他看起来更为慵懒,拥有着一股神秘的魔力。

周泽楷俯身,用唇轻轻地点了点他的额头。顺着鼻梁,探向那片柔.软。

啊啊啊,自己究竟在干什么啊......

周泽楷触及,深深地吻了下去。

唇.瓣相交,一股灼.热的暖流自身体里划过,过了一会,叶修闷.哼了一声。

“唔......”双眸缓缓张开,睫毛与周泽楷的相接,眼中氤氲着好看的水气。

周泽楷吓了一跳,急忙起身,两人此时四目相对。

“呃......”周泽楷这时候显得手足无措,张口想说些什么。

是说自己不小心碰到了?还是干脆就说出来?
前辈会答应吗?

两人相视了近一分钟,叶修突然伸出双手,下一秒,环住了周泽楷的脖子。他把脸探到周泽楷脖子边,蹭了蹭......


周泽楷一个踉跄。


这......还醉着吧......


2017.5.29
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周叶】灼灼---天界其四(5)

杀喊声早已停歇,茫茫的雪原上只余鲜血在流淌。

此战终于取得了胜利,叶修正在大营中指挥清点战利品。

叶修突然转过头,小声对周泽楷说:“小周,跟我来。”周泽楷点点头,听话地跟着叶修,两人轻轻地绕到了一处处于营地边缘的雪地,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叶修突然趴下,双手扶在冰面上,耳朵也贴了上去。

周泽楷看得心中一阵悸动......

“前辈......”

“嘘。”叶修比了一个口型。

周泽楷只能乖乖的等着了,他时不时地就瞄一眼叶修的那张侧脸,眯起的下垂眼,真好看啊。

“找到了。”叶修忽然说。他站起身来,反身就是一掌,赤红色的劲气在雪地与手掌之间来回徘徊,冰面逐渐下陷......

随着冰的消失,四周仿佛更冷了,一股苍蓝色的火焰自洞口蔓延开来。

叶修仿佛早有准备,意念一动,手上便多了一个金色的小瓶,他拧开精致小巧的瓶塞,将周泽楷拉到身后,两人周身燃起了一片温暖的火焰。


周泽楷认得,那是属于叶修的火。
强大又温暖。


他的手轻轻一动,苍蓝色的火焰瞬间化为一条火龙,直直地向瓶口冲来。

叶修口中念诀,双手一合,那龙掀起了一阵狂风,透明的身躯在空中舞动,卷起一股白色的雪花。

可惜这都无济于事,它终究还是敌不过叶修,乖乖地被吸到了瓶子里。

“呼!累死哥了。”叶修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带倒了身边的周泽楷。

“小周,你可是赚大了。”叶修转过头,看着他,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线。

“?”

“回去跟你说,咱们赶紧走。”叶修带着周泽楷快步离开,当然没忘记往那雪坑里填一堆冰。
-----------------------------------------------
当他们回到营长中,清点工作已经完毕,叶修像个没事人一样,表扬了这位将军,又转身,对大家说:“今夜就地扎营,我们开庆功宴。”

“是!”


夜半,帐中灯火通明。

这帮人还真有精神啊,叶修满头黑线,默默地夹了一口菜。这时,几个将军走了过来。

“叶神,请让我们敬你一杯,这仗打得可是真痛快!”一个将军说,旁边的纷纷附和。

“可我真不会喝酒......”叶修为难地说。

“叶神谦虚了,我们几个兄弟敬的酒,您就受了吧。”

望着已经快贴到脸上的酒盏,叶修只得接过。周泽楷饶有兴致地在一旁看。

“咕嘟咕嘟......”酒被一饮而尽。

“叶神好爽......快。”一名将军话音刚落,只听见“咚”的一声,叶修秒倒,此过程不过三秒。

“额......以前听说过叶神喝不了酒,以为是假的。”递酒盏的那人尴尬地说。

“这可怎么办?”

“啊,对!对了,小周,麻烦你了,把他送回去吧。”

在一旁看完整个过程的周泽楷如梦初醒,点点头,过去抱起叶修,朝帐外走去。

“前辈,有点重......”

【周叶】灼灼---天界其三(4)

皑皑白雪,茫茫北疆。积云掩去了最后一丝光芒,大地宛如陷入死寂。

那人负手而立,血红色的战袍在身后迎风飘扬。风雪太大,掩去了他的面容。


周泽楷顶着风雪,向悬崖边上望去,慢慢地睁大了眼睛。

一旦注意到,便再也无法移开目光。

突然,一阵强劲的内劲自那人身侧席卷而来,漆黑的战矛发出一阵嗡鸣,登时,四周光芒大盛。

雪渐渐小了,叶修探身到悬崖边,纵身一跃。

“小周!”
周泽楷尚沉浸在刚才那一幕中,慌然回神,只见从天而降的叶修。

他带着淡淡的笑容,身上那明艳的红色仿佛夺走了世间所有的颜色,其他物像逐渐变得灰白。

我的眼中只有你。

周泽楷张开双臂,想伸手一接。只见叶修的身型在空中一顿,环在身侧的光芒稍稍盛了几分,下落的速度变小了。
叶修刚好落在周泽楷怀里,抱着温热的叶修,周泽楷有些不知所措。
两人四目相对,竟一时无言,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小周......?”叶修弱弱地问。

周泽楷立刻想到还有不少士兵在周围呢,脸不可察觉地一红,手慢慢松开了。

叶修就像个没事人一样,下令军队前进,半路上鬼鬼祟祟地窜到了周泽楷旁边,吓了他一跳。

“小周,你知道吗,你刚才那一下,差点让我把你坐在屁股底下......”叶修一脸严肃。

周泽楷:“......”

“我用了些法术,让这雪小点,待会应该渐渐就停了。”叶修道。

“前辈还能控天象?”周泽楷问。

“额......我毕竟是教科书嘛。”叶修打了个哈哈,随手将手中向天象司借来的令牌收进自己的空间中。

“大人。”一个士兵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前方便是极北了。”

叶修呵呵一笑,快马加鞭到行军之前,用雄浑的内力传声:

“全军三队,照原来部署,各自行进,右翼抽三百人,随我来。”

他正要离去时,忽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大喊:“
“小周,来!”

各将闻言个个唏嘘,这无名小卒也真是深得叶修提拔,一点也不许离开半步。自己究竟是差在哪里了?

众人望着他们远行,只见那雪丘之后窜出来一群百年白狼,气势汹汹,想必也是北蛮人养来看家的。天界的动物灵性高于人,寿命虽没人长,修行速度可是快于人数倍的。

眼前这几只狼已过百年,身上浮现出了银色的花纹,在雪白的皮毛上熠熠生辉。他们发出低吼,一步步逼向了周泽楷的马。

那几人等着看好戏,却见周泽楷左手一挥,炽热的火光伴着白茫茫的雾气便向狼群砸来。

烟雾散尽,狼群早已变得焦黑,焦炭一样的皮毛陷在了一摊雪水里,只有两只漏了出去。叶修眼疾手快,补了两下,那两只也倒了。

众将哑口无言,此人实力多半在他们之上,迎着刺眼的阳光,他们向远处眺望。

叶修好像指点了他几下,周泽楷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阳光洒在他的脸上。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萌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也许斗神的身边,
只有他才合适那个位置。

【周叶】灼灼---天界其二(3)

今天是个搬家的好日子。

新家就在离这不远的一处浮空岛上,据说那是第一任天君奖励给叶修的封地。

然而这货自己都忘了自己手里还有这么一个地方,心里正百般的后悔。

“小周啊,那地方我先去看过,长了好多桃树啊。”
“我还是比较喜欢桃树的,毕竟好看还实用嘛。”叶修百无聊赖地翻着架子上陈旧的书籍。

周泽楷:“......”

叶修撇了一眼专心装箱的周泽楷,叹了口气。

这孩子好像有点死脑筋。

嘴角微微挑起了一个弧度,轻轻抬了抬手指,屋里摆着的东西都消失了。

“怎么样,哥厉害吧。”
“嗯。”
“......”
“......”

叶修也一时无言,他站起身,拉起他的手,带他向外走去。

周泽楷回头望了望这个家,简单而舒适,是自己第一个家。

然而他并没有不舍,转过头,看着身边的人......

你在,足矣。

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种子在心中悄然种下。
-----------------------------------------------
那地方真如叶修所言。

花香。

桃树无数,桃花纷纷,目光所及之处全是花。粉嫩嫩的,仿佛一个个刚出生的婴儿,花瓣微颤,似乎感到了飘渺的风传递过来的声。

远处,粉色的海洋与天边七彩的光晕相接,竟不知何处才是天。

周泽楷看得正痴。叶修见状,弯下腰,在他耳边轻声说:“这桃花是有灵性的。”

天上万物皆有灵,小到一粒小小的种子,一阵微弱的风。

花朵好像听到了这声细语。那粉,愈加鲜艳,无数的花朵在枝头轻颤,花海翻涌,仿佛在欢迎新主人的到来。

“走这边。”

叶修带着周泽楷拐到了一处草地,茫茫绿色中伫立着一座屋子。

屋子大小适中,搬来的东西都被叶修摆到原处。周泽楷很喜欢这样的家。

这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时光飞逝,周泽楷已经成年。

他已经成长为一个出色的小伙子,无论是在能力上还是在相貌上。

这些年,他和叶修从未离开。

叶修问过他好几次:“你这么大了难道不想自己有个家?”

周泽楷每每闻言,总会说:
“就这一个。”

次数多了便也作罢了,毕竟他自己也觉得有周泽楷这个伴挺好的。

他殊不知,背后的那个人看他的目光愈加的深邃,那情感如活火山一般喷薄欲出。

一发不可收拾。

-----------------------------------------------
战争打响了。

北方幽冥处的百鬼叛乱,霎时间北地生灵涂炭。冰雪都被鲜血染红,融上了血的温度。

年轻的天君急得焦头烂额,他的手下及时地上奏了一个好的建议。

召回斗神叶修!

叶修不能再享受他的退休(误)生活了,他即将拾起那把曾经扫荡天下的战矛。

能力越强,责任就越大。

“请带我去。”周泽楷坚定的眼神打动了叶修。

“半步都不许离开我!”叶修细细叮嘱他。


战争是可怕的,上过战场的人才能对此有切身的体会。

周泽楷自然是注意到了叶修的变化。

平时温和近人的叶修早已不见,他身边绕着斗神的威压。敌人闻其名,便失了七分胆。

叶修也注视着周泽楷。

场上的周泽楷锐气逼人!

两种不同颜色的气波在敌阵中不停地扫荡,他如鬼魅般穿梭在战场上,紧紧地跟住了叶修的步伐。

叶修的速度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易追上的,周泽楷是其中一个。

两个鬼魅在黑暗中驰骋,突然,一束明亮的光自阵中射出

“杀啊!”

天兵天将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很快便勦灭了残余不多的北地势力,天军大获全胜。

捷报频传,宫内的人自是满心欢喜,不停的歌颂着叶修的各种各种......

一个人却不同,他暗自的咬着牙......

天就要变了......



天界其一:http://43946043.lofter.com/post/1dd85340_f30ddc5

蓝雨的诅咒怎么这么苏

【周叶】灼灼---天界其一(2)


“喂,醒醒!”


孩子缓缓地睁开眼,朦朦胧胧中,有什么在流光溢彩。

“你还想不想跟我一起睡了?”

他水灵灵的大眼睛猛地一睁,紧紧拽住了身边人的衣袖。

“前辈,别走......”

被拽住的人叹了口气,无奈地摇摇头

“先把你的口水擦擦,都流到我身上了。”



天地混沌之时,这个世界并没盘古这样的人。

千百年后,一位英雄挺身而出,一把战矛却邪横扫天下,助第一任天帝统一天界。

他是一个传说,是一位仅活在人们幻想中的人,没有人知道他是否真的存在。

除了与他共同战斗过的人。

时光轮转,初代天君羽化,唯有他不变。

他叫叶修。他叫斗神。



一天,叶修百无聊赖地坐在天池边,手执一把精美的伞,可惜的是,这伞还没有完成。他拼了又拆拆了又拼,始终想不到合适的方案。

“参见上神。”

叶修没有抬头,依然抚着手中的伞。

那小仙也不在意,尽职尽责传达了要传达的消息

“上神,天君请您帮个忙。”

叶修抬起头,睁开了眯着的眼睛。,发现了他身边的一个孩子。

那孩子长得很可爱,天生就有闪耀的光芒。

“你叫什么名字?”叶修靠近他,饶有兴致地问他。

那孩子害怕地钻到了小仙的身后,小仙微微笑道

“他叫周泽楷。”

周泽楷从小仙身后缓缓探出头,与叶修两眼相对。

熟知这一眼即是万年。



“过来。”

昨天还一脸冷漠的斗神摇身一变成了耐心的保姆,俨然一副主妇的样子。

“我给你洗个澡。”

周泽楷扒着门框,嘟着嘴,死活不肯进来。

这孩子以前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啊。

叶修倒完了一盆的水,擦擦脸上的汗。

虽说是一名上神,甚至是一位传说级的人物,叶修对于生活琐事还是亲力亲为。

这种事让别人帮忙来做,总觉得怪怪的。

自己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

有个人陪伴,其实也不赖。


“我跟你一块洗,好吗?”叶修边说边褪下外袍,只剩一身中衣。

他张开双臂,满脸微笑。

那孩子明显动摇了。



周泽楷乖乖地进了澡盆,叶修细心地为他擦洗。

他却在掩藏着什么。

叶修想要擦洗那的时候,周泽楷做出了剧烈的反抗。

他自然是敌不过叶修的,两只小手立即被扒开,露出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印记。

那是鞭痕。

密密麻麻地排布在大腿上。

周泽楷眼中明显要挤出泪水来,挣扎着往外跑。

他的小手一把被叶修拉住,整个人被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那人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他感受到了咚咚咚的有力的跳动。周泽楷顺着一看,上面全都是是战斗时受的伤。

他一生经历了无数场战斗,一条条伤痕都是一丝丝回忆。

叶修见他看得认真,狡黠一笑

“我还没给其他人看过哦。”

叶修抚着周泽楷的头,时不时捏一把他的脸蛋。

手感真好。

周泽楷受到了触动,他的小手轻抚着那一道道战痕

“还会痛吗?”

“我早就习惯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周泽楷翻了个身,滚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睁开眼,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睡颜,毫无防备,没有一点斗神的架子。

也许这个人是可以信任的。

周泽楷心中泛起一阵暖意,他深深扎进了这片温暖,沉沉地睡去了。

他没有看到,一直睡得很深的叶修睁开了眼,望着他,微微地笑了。



所以说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孩子的睡姿逐渐豪放了起来,不知道还以为被鬼压床了。

叶修无奈地看着周泽楷,抬起右手,轻轻地弹了一下他的脑门。

“快去去换衣服,今天我们接着往下学。”

“嗯。”



午后有一片翠绿的竹林。

竹叶如剑一般坚挺,拔地而起。

叶修负手立于林中。

他无需剑,手起,竹断。

“你的天资很好,更适用于这种灵力输出方式。”

周泽楷点点头,仿照叶修,一遍一遍地输出灵气。

一道道寒光闪过,灵气逐渐变得充裕,他手一挥,竹应声而下。

叶修目瞪口呆。

自己没准捡了块宝。



其一:http://43946043.lofter.com/post/1dd85340_f30f499

【周叶】灼灼---其一(1)

叶修正坐在峭壁上的一棵枯木上。

他是一个月前醒过来的。

刚刚醒来的时候,自己身上没有一处是不痛的,视线也模模糊糊,脑袋里一片混沌。

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发不出完整的音节。

他纳闷于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脑中却并没有关于此的一丝记忆。

自己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在原地躺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清晨,朦朦胧胧中,感到嘴边一片湿润,像是露珠一样的的清凉的东西一滴滴地滋润着他干枯的嘴唇。

奇妙的是,自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后不久,他便能支撑着站起来了。他扶着岩壁缓缓起身,这才看清了四周的景象。

烟云缭绕,四处茫茫。

他顺着溪流走着,转过山脚,发现了一座小屋。

他的心像是被揪了一下,挣扎着要过去,却一个踉跄摔倒,痛的不是身体。

泪水止不住地滑下,口中却只能发出呜啊的单音。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落泪,只是觉得,眼前的东西,是自己渴求了很久却得不到的。

他漂亮修长的手指深深陷入土中,一点一点匍匐前进,身后拖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小屋的门一推便开了,屋子不大,室内却干净整洁,没有一丝灰尘,主人仿佛是刚刚离去。

他进了屋,却只坐在地上,生怕弄脏了干净的床铺。

室内的东西简单朴素,唯一格格不入的,便是桌上的一个花瓶。

那花瓶绘制着精致的纹路,犹如一幅湿润的水墨。

瓶中插着一支桃枝,花开的正盛。

窗外夕阳西下,叶修耐不住困乏,倒头就睡了过去。

这是他醒来的第三天,又有似曾相识的的感觉,他闭着眼,贪恋地吸着那份甘甜,脑子里好像硬挤进了些什么。

好像是关于这个世界的事。

有个声音唤他:

“前辈。”

“前辈?”

“前辈!”

那声音一阵比一阵急促,发声的人已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

他支起身,望了望四周,一个人影都没看着。

“大概是我幻听了吧......”

叶修撇撇嘴,伸展了一下僵硬的肌肉。

基本上可以独立行走了。

叶修一脸嫌弃地掀开破破烂烂的衣服,扔掉稀稀拉拉的布条,他查看着自己的伤势。

身上的伤口基本上愈和了,而胸膛处一道刀伤却毫无变化。

他稍用了一下后院的水缸,将身上的泥渍与血痕洗净。

他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腹中却无饥饿之感,便决定先去探一下地形。

小屋右行数百步,有一桃花林,桃花灼灼,开的正盛,千朵万朵压枝低,随风一齐摇曳。

但这林中,并无蜂蝶,也无鸟兽,说白了,这是一片死林。

四周太寂静了,寂静的可怕。

一天天过去了,他已将四处走了个遍。

他所能到达的地方并不算大。

一面是山壁,另一面是悬崖。

无处可逃。

叶修瘫坐在了地上。

然后就像你看到的这样,叶修正坐在峭壁某一枯枝上,他又看了看胸前的伤口,并没有明显的变化。

小屋的主人没有回来,他便在那住下了。

他拿出昨天翻出的一匹布,稍加裁剪,给自己绑了伤口。

接着他倾斜了身子......

叶修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落下,却并没有一丝惊慌,缓缓闭上了眼。再睁眼时,他仍坐在崖边。

是的,就在一周前,他发现了这个秘密。

自己能活动的区域外设了屏障,无法越过,极为稳定。

没有其他的生物也许就是这个原因。

因而在这个区域内,自己决定是安全的。

“谁对我这么上心,用了这么强大的阵法?”

叶修百无聊赖地望着天空,独自长叹。

他什么也没有看见。

也不知过了多久,桃花灼灼,开了又落,落了又开,一天天,每一次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在地面上,那奇异的感觉便随之而来。

他的那道伤口还是没有愈合,这也不碍事,反正已经习惯疼痛了。

一天早晨,叶修如往常一样打开门,发现了躺卧在门口的一只仙鹤。

这是他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生物。

它的左翅受伤了。

叶修之前并没有见过仙鹤,他却有一种莫名的直觉。

直觉告诉他,这只仙鹤很帅气。

出于好奇,他将它轻轻抱起,放在怀里,仙鹤的羽毛不经意蹭到了叶修的胸口,突然的剧痛让他跪倒在地上。

望着怀中的仙鹤,内心翻涌着奇怪的感情。

在哪见过它......

在哪呢?

他又抱起它,让它远离自己的胸口,缓缓走进了屋里。

那只仙鹤恢复的很快。

喂了点水,清理了一下伤口。不过几天,它就已经活蹦乱跳了。却赖着不动,赶也赶不走。

他晶亮的黑眸直直的盯着叶修的脸,里面蕴含着什么,叶修也搞不懂。

仙鹤发现,叶修不让它靠近他的胸口。

每当它扑扇着翅膀,他都远远避之。

叶修不会笑。

他整一天都是无所事事地待在家里。

是他对这个世界没有感情吗?

抑或是这个世界对他没有感情?

孰知?

一天晚上,叶修转过身,问身边的仙鹤:

“听说你们都是神仙变的,你也是神仙吗。”

空气凝固了。

过了一会,叶修也觉得自己和一只仙鹤说话很白痴,于是又转过身,很快便睡着了。

夜深了......

那仙鹤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身着华服的青年,他轻轻地抚着叶修的睡颜,眼中闪着异样的光彩。

“前辈......”

屋外,桃花连着星河,绵延到了天的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