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云寻雨

修行中......

【周叶】前路无秋(3~4)

叶秋在这破败的院子里找到了一盆水,靠近了看看,吓了一跳。

怪不得刚才就觉得有什么东西毛茸茸的,原来是头发啊。

这位小兄弟除了发型特别点以外,脸和自己,竟有几分相似。

他抬起头来环顾四周,静悄悄的空无一人,正好那些人都以为这人是鬼,趁着这会赶紧跑。

叶修便拿着口袋上路了。

原来此地隔壁的即为叶绿城。

叶绿城,城如其名,新手遍地都是。平常人就很多,一到有活动人就更多。

叶秋好不容易在天黑前挤进了城,城市中最大的布告板前已经人山人海,就算是昔日斗神也需要耐心等待。

等了一个时辰,叶秋好不容易领到了一张表,上面有关于门派的详细信息

“嗯......让我看看。”

意料之中的和以前没有区别,依旧是以前的三大门派占据榜首,条件也是较为严格

荣耀大陆最有名大三大门派——蓝雨阁、微草堂和霸图宗,当然也有冉冉升起的其他门派,比如轮回,最近可是越升越猛。

哥要是入了这种地方,被认出来只是或早或晚的事。于是叶秋翻到了最后一页,一张毫不起眼的广告弱弱地贴在上面

兴欣招募,地址¥@¥

地址离这很近,叶秋凭着记忆找了过去。这里,还是没怎么变啊。

拐进了一条大路,街角一拐,叶秋看到了两个红色大字——兴欣。

走近敲门,一个声音穿过大门传来

“看吧柔柔,我就说会有人过来。”门刷啦一下地被推开了,叶秋抬头一看,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姑娘,那姑娘盯着他看了三秒,脸色一变,啪地一下关上门。

“快跑门外有鬼啊啊啊啊!”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完了,我忘了剪头了。叶大大这才想起来。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刚刚太失礼了。”陈果端来茶壶,给叶秋上了杯茶。


“没事。”叶修大大淡定地喝了口茶。


“你是过来应聘的吗,叫什么名字?”陈果开始套近乎。


“叶修。”


陈果一听,立刻激动了。
“诶,你和斗神是什么关系啊啊。”


“啊,其实我就是叶秋。”


“......老娘我还是苏沐橙呢。”


“我真是叶秋。”叶修哭笑不得。


“我真是苏沐橙。”陈果一脸严肃。


“果果,叶秋是谁?”唐柔走了过来。


“来来来,我给你科普一下......”


于是叶修就被晾在了一边。



“你是来应聘的吧。”陈果终于回来了。


“你说你要应聘,我得事先解释一下,我们兴欣,不算个门派。”陈果一脸歉意。


“包吃包住吗?”


“嗯!”


“有烟吗待遇好吗。”


“有有有高高高。”


“修炼用的书给吗随便看吗?”


“给给给,任你选。”


叶修一拍巴掌“成交!”


陈果还没缓过来


招人这么简单,感觉像诈骗。


“等等你回来我把你头发剪一下!”


-----------------------------------


陈果给新来了叶修介绍了工作,安排了住处,然后一声不吭地丢了一把钥匙。

“这是我爸爸以前游历的时候搜罗的书,很宝贝的!出门右拐第一间屋子,敢弄坏了就杀了你。”说完陈果就走了。

“嘿嘿谢谢老板娘。”叶修一脸灿烂。

【周叶】前路无秋(1~2)

“哒哒哒哒.....”

沉重脚步声从四面八方,已然占据了一线天四方,各种不同的家徽随风飘扬,仗势极为浩大。

“叶秋,你就投降吧,逃了这么多天,就乖乖地把峰顶神殿的钥匙交出来,我们还能让你死的痛快些。”

峡谷正中间,身着白衣的人轻轻一笑,身形一闪,反身拍出一掌,周身顿时绽开了一股强烈的威压,白袍中有丝丝血气渗出。

那人一时躲闪不及,硬生生地受了这一掌,瞬间被拍翻在地。

叶修抬起头,脸上的血迹和头上像在血水中浸泡过一样鲜红的发带,在如血的残阳中愈发刺眼。

斗神一笑,没有人再敢轻举妄动。

叶秋摁住胸口,掌心向内输送灵力,但血仍是从指缝间溢出。

到此....为止了吗.......?

叶修抬起头,看向崖顶的众人。

那人缓缓爬起,又义正严辞地说:“斗神一叶之秋,天理难容!竟然勾结魔物,偷习禁术。残害同门。今天我就要为嘉世除害!”

“后面的,你们在怕什么?我们的大斗神马上就要经脉爆裂而亡,哈哈,命不久矣了!”老者已忍不住了心中的窃喜,几天的秘密追捕终于可以结束了,嘴角禁不住地扬了起来。

他宝阁里的法器,都会是我的。

后面的一众人闻言后也蠢蠢欲动。

叶秋淡淡地地扫了他们一眼。

什么名门正派,都是些自私自利,尔虞我诈的伪君子。

“临终时没见到你,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

叶秋摘下了束住他黑发的红绳,痴痴地抚摸着,随即一甩,红绳远远飘去。他用尽了最后的灵力,将红绳封印在了宝阁中。

有些秘密,就让它随着这红绳而去吧。

只是如此默默死去,尚有未完之事,心中尚有不甘啊。

“你们不是想要钥匙吗?”他支撑着站起,轻蔑地望了望冲向他的人。

“我现在就给你们!”
他轻念口诀,经脉炸裂。


一线天霎时生灵涂炭。




“啪!”精致的茶盏在地上崩成无数碎片。

陶轩颤抖着双手,眼中满是恐惧。
“这事,其他门派尚不知吧......”

“是,我们隐瞒的很好。”陈夜辉一身黑衣,站在陶轩面前。

“将此事封存,近期不要再提及!”

“是。”



“唔......”


叶修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渐渐地适应了刺眼的阳光。许久才缓过来,


这是哪?


叶修动了动身体,支起了身子,并没有预料中的疼痛。他掀开衣服一看,身上并没有先前留下的一道道骇人的伤口,不对,这个身体并不是自己的。

站起身,在屋内游走,叶秋才发现,


原来刚才阳光那么刺眼,是因为这房子压根没有屋顶啊!


真是穷的叮当响,穷的稻草也只够铺床了......


斗神很快适应了这些,瘫坐在稻草堆上。


叶修打起坐来,试图运转体内的真气。这才发现,这具身体,压根就没有修炼过。


果然要回去的话,还是先找个门派把修为练回去吧。


斗神大大在家中搜罗了一番,抄起了一个破布口袋,便出门了。


破败的院子寂静寥落,地上的叶子积得极厚,杂草丛生,许久未被打理,突然,墙后传来嘀嘀咕咕的声音


“都这个时辰了,他也差不多是死透了吧......”


“走,进去看看。”


说罢,墙后头绕出几个汉子,膀大腰圆,为首的一个,一看到他,脸都没了颜色


“妈呀鬼啊!快跑啊!他是回来报仇的啊!”


“喝了砒霜,怎么可能还活着呢!这是人是鬼?!”


“大爷啊我错了,您放过我吧,安心去投胎吧,下辈子找个好人家吧!”


叶秋刚想说句话,人却一溜烟地都跑光了。


“什么情况?”


只留他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周叶】灼灼---人间其一(10)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此处是人间。
晨光熹微,窗外的一池春水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似含羞的少女淡淡的微笑。

昨夜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唔......”叶修微哼了一声,身上好像有什么重物,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睁眼一看,一只小小的仙鹤正四仰八叉地在他身上睡大觉。

叶修脸一黑,手上的动作却是很轻柔,一手摸到了白白的肚皮,软乎乎的,手感很好。

不料这家伙乎地醒了,歪着头,黑亮的眼睛盯着叶修,好像在卖萌。

“早饭,就给你抓点鱼吃吧。”叶修看着它,嘴角微微上扬。

“等等,这好像什么生物也没有啊!”叶修一拍脑袋,自己竟然把这档子事给忘了。

叶修因为每天清晨均受甘露滋润,甘露实乃天界之露水,凡人食之可充饥,对身体亦是有好处的。

周泽楷偏头看了看叶修,他是仙身,自是不用进食的,但前辈要给他找,不吃白不吃。

头顶丹红微微一亮,四周漾起了一阵风。

这情景,叶修自是看不到的。

微风扫过之处,绿光大盛,眼见最近的一棵树上,蹦出来了一只肥鸟。

“吱。”鸟儿见有人看它,轻鸣,仿佛是在打招呼。

有鱼开始在溪水中翻滚跳跃,叶修看呆了。

叶修很快就捕好了鱼,走到屋后的一座小庭,摆好,等它来吃。

谁知小鹤看着这盘生鱼,有点为难。

“怎么,要烤熟了?”

“唳......”只见它委屈地看着叶修,叶修无奈妥协,乖乖去烤鱼了。

饭饱之后,周泽楷一头扎进叶修怀里,伸长脖子,用嘴去啄走他嘴边的渣渣。

鹤嘴不经意地扫过了那柔软的唇,叶修竟心神一荡,神差鬼使地环住了它的脖子。

那双鹤眼瞪得大大的,小腿一哆嗦,竟然翻了下去,叶修伸手去接,手上却骤然一沉,他也被带倒了。

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取而代之的是个温暖的怀抱。

有股淡淡的熏香味......叶修想。

他抬头一看,正对上那张英俊的脸,两人胸膛靠在一起,温热的呼吸扑打在彼此的脸上。

“你......哪位?”

“周泽楷。”清雅的男声似潮水般扑打着叶修的心。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厉害。

“小周。”这是他脱口而出的,两个人却均是一愣。哪有人刚见面就叫得这么亲密的,叶修此时觉得脸在发烫。

那人顿时睁大了眼睛,叶修能感到他在颤抖。

“你,都想起来了吗?”那人一带着脸希望看着他。

那晚你不辞而别,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

叶修被他带得一头雾水,说:“抱歉,我不认识你。”说罢便要起身。

那人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他力气很大,抓得他有些吃痛。

“唔。”叶修闷哼一声,看向自己的手腕。
那人连忙松手,拉过他的手腕,白净的皮肤上有个红红的爪痕,顿时心疼起来。

叶修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给他轻轻揉红.肿之.处的人,忍不住问:“你为什么要装成只仙鹤,还要跟我一块睡?”

那人突然摆出一张严肃脸,一字一句地说:“你是我内人。”

五个字宛如惊天炸雷,在叶修脑中来回循环播放着。

“我们成婚了。”此时的周泽楷理不直气也壮。

最近刚入天刀的坑......
女儿好可爱啊(/ω\)

就是些刚入板子的小练笔

【周叶】灼灼---天界其八(9)

“过来。”那人颤抖着伸出手,轻轻地拉住周泽楷。

周泽楷并没有感到反感。

往事如走马灯般浮现,不觉间,那苍白的脸早已泪流满面。
周泽楷的心猛地一缩,如烈火般剧烈地翻滚。

天君的双瞳是黑色的,深不见底,仿佛能窥见银河的星芒。他睫毛很长,笑起来肯定很好看。

“真像......”他小声地说。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快速放开了周泽楷的手,别开脸。

周泽楷还是一头雾水,茫然地看向叶修,但叶修却并没有注意到。

叶修上前,拱手说:“陛下,经此一别,怕是此生不能相见。”

“如此这般,你幸苦了。”天君说,
“我命数已尽,天地之兴亡,尽掌于你手中。”
“他......就托付与你罢。”

“是。”叶修的表情格外的严肃,他转头示意周泽楷离开。

行至台阶前,叶修拉了拉周泽楷,说:“如果这时候不回头看看,以后会后悔的。”

周泽楷转头,只见茫茫云海,万顷碧色,雪白的玉台上有一人,白衣胜雪,双目紧闭,于这仙境之中,显得太过渺小。

他仿佛在笑。



自天帝召见以后,回到桃花岛,叶修便整日闷在屋子里,嘱咐这个又嘱咐那个。有一天,他拿出一个小瓶子,神神秘秘地叫周泽楷过来。

“此火名为碎霜,属于冰中之火,与你那荒火正搭,你稍加炼化便可掌控。”
“这本功法练得怎么样了?以后可不可懈怠啊。”
“我的法宝都在这戒指里,此戒设有禁制,只有你可以随便拿取。切记,此物不可示与外人。”
“我在凡界还是有几个朋友的,最近也快得道了,待他们来了,找他们帮忙就行......”

“前辈......”听着这些近似于遗言的话,周泽楷担心了起来。

“听好了,即使我不在你身边,你也一定要坚强。你活着,这才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
“这世间贵在一个忍字,只有你活下去,命运才有变数。不要让我们的努力白费啊!”


叶修淡淡地笑了起来,正如周泽楷初见他的那一天,细碎的阳光洒下来,落在他的嘴角。

周泽楷吻了上去,双手紧紧地扣住叶修的头,让他无法动弹。叶修起初还是一惊,随即便反应过来,双手环住周泽楷,加深了这一个吻。

“哈......”周泽楷的舌头轻松地探开了叶修的唇/瓣,与叶修的相纠缠,沉闷的气息彼此互撞。

多年来梦中之景终于出现在眼前,周泽楷满心欢喜,更深地吻了下去。他能感受到他在自己怀中不断地颤抖。

“我......也喜欢......小周唔......你啊。”叶修此时眼前一片水雾,眼角微红,被吻的上气不接下气。

突然听到这句话,周泽楷猛地咳嗽起来,停下了动作,叶修趁机深吸了一口空气。抬头看周泽楷,他竟然流下了眼泪。

“小周!?你没事吧。”叶修担心地问。

“怎么会没事。”周泽楷的帅脸已经红透了,不敢看叶修的脸。

“再说一遍吧。”
“我想听。”

叶修咯咯地笑了起来,心想这小子真可爱,心中一阵暖意。


“小周,我喜欢你。”叶修笑眯眯地说。

“天界的小姑娘都想嫁给你,我偏不许,你只能是我的小周。”

“哥活了这么久,此生就认你这一人,别人无论是谁我都不认。再说了,三界之中,谁能比我家小周可爱。”叶修哼了一声。

听到“我家”这两个字,周泽楷忍不住地笑了起来,明明前辈你比我更可爱啊。

周泽楷抓住叶修的手,猛按到床/上,骤雨般的吻落了下来。衣物散落一地,蜡烛已被吹灭。


今夜的桃花没有开放。

【周叶】灼灼---天界其七(8)

这里桃花永远都不会凋零。

每当天司星君的车马划过穹顶的时候,属于天界的夜晚随之来临。天界本没有夜,只有此车经过时,天界的居民才能一赏这漫天星空。

岛上照明之物并不多,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灯笼被安放在桃花林中。千百年不会熄灭的烛火穿透那薄纸,映得粉面桃花愈加的淡雅。

“呼!总算回家了......”叶修一进门就躺倒在床上,鞋子外袍什么的扔了一地,都被周泽楷一一耐心地捡起。转而望向窗外,看着这辽阔的星空。

“怎么,看着新奇?”叶修懒洋洋地问。

“只在书上看过。”周泽楷答。

“也是,天界这帮人,自诩法力无边,一统三界,却连一片星空都要向人间借来。”

“借来?”

“星君之车马并非能制造这星辰,只是靠着车辙所划出的轨迹,撕裂了两界的屏障,联通了人间的天空。人间的虽然短暂,但是很美吧。”

银河的尽头与花海相连,灼灼的桃花仿佛蔓延到了天的彼方。小小的桃花妖都已经入睡,淡粉色的衣裳隐没在朵朵桃花之间。

“时候不早了,明天还要进宫,洗洗睡吧。”叶修说完倒头便睡。

周泽楷去屋后洗了把脸,钻到被窝里,也沉沉地睡去了。




太极仙顶伫立着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宫顶四角向上翘起,各立一只神兽,檐上绘满了奇珍异兽。

是日惠风和畅,柱上盘卧的雕龙上蒙着一层紫色的云气,殿后的群山上有彩云翻滚。

“叶大人和周大人请从这边走。”一名青衣小仙见二人前来,忙作一揖。

“走吧。”叶修对身后的周泽楷说。

周泽楷呆住了,因为这位正是将周泽楷带到叶修身边的人。

那人仿佛是注意到了周泽楷惊讶的表情,笑笑说:“正是小人,周大人别来无恙?”

激动与欣喜涌上心头,这是自己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仙,要不是他救了我,自己就见不到前辈了。

周泽楷深深地向他鞠了一躬。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小仙带着二人穿过了一条碧色小径,转角,进入一座穿湖小廊,视野豁然开朗。

两侧波光粼粼的湖面上,阳光如蜉蝣的金色鱼鳞。水波荡漾,拍打在石壁上,遗落下金色的光芒。其上不乏有泛舟者,想必也都是些权贵豪绅,为首的那座宝船格外显眼,其四周及船头均有金龙盘附,船身之木是从南地运来的九折萦岩木,传说为上古龙鳞所化,珍贵得很。即使在远处,船上的嬉笑声也清晰可闻。

叶修一顿,望向那船,盯了一会,转头问那小仙:“此船可是太子之船?”

“正是殿下的船。”

叶修也没说什么,继续由小仙领路。

“这天宫,我之前曾是来过的,现在却一点也不认得了。”叶修说。

“天君前几年曾命人将宫殿大修一番,您不认得也是自然。”小仙笑了笑。

“就是这不能乘云的规矩该改一改了。”叶修呵呵笑道。

“这可万万不可啊。”

不知不觉,三人已穿过小廊,登上了九十九阶天梯。汉白石青制成的玉阶上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在浓重至纯的灵气中闪过银色的光。

“天君正在万境台上等候,小人只能恭送到这了。”小仙作揖,化为一阵青烟逝去。

待叶修与周泽楷登上高台,一眼便望见了端坐与台中央,背对着他们的人。这人看起来很年轻,身着绣着金色祥云的白衣,绸软且细腻,可祛除暑气。

周泽楷其实一直都很不解,自己并没有什么名气,如何得以受天帝之亲召。

但面前的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周叶】灼灼---天界其六(7)

此时的周泽楷无奈地看着怀里时不时地蹭一蹭他脖颈的人,心里却又有些失落。

此时的青年已不见平时的腼腆温和,他炽热的目光盯在他的身上,仿佛要将他牢牢地烙印在眼中。

也许在你喝醉的时候,我才敢说喜欢你。
我害怕说出真相,你也许会因此疏远我、讨厌我。

周泽楷抱得更紧了,此时的两人紧紧相拥。烛光调皮地跳动着,烛泪勾勒出完美的蜡痕,两人投射在帐上的影子时隐时现,但这怀中的感觉,却是真真切切的。

叶修柔软的头发让周泽楷感觉痒痒的,周泽楷哑然失笑,安抚着怀里的叶修。

原来前辈喝醉以后,是这个样子啊。周泽楷咯咯地笑了起来,双眼满是温暖。


过了一会,叶修不再闹腾了,乖乖地趴在周泽楷身上,呼吸也渐渐均匀了,好像已经睡着了。周泽楷便把他轻轻地放在床上,小心地掖好被子。摸摸他光滑的额头,在上面轻轻一吻。

他靠在他耳边,用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问他:“前辈,我喜欢你,你呢?”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也许是偷袭敌方主营时候的你,也许是指挥若定的你,也许是授课时候的你,也许是更早

意料之中,他并没有得到回答。

走到帐口,他回头望了一眼,摸了摸嘴唇,上面好像还残留着他的温度。

在他放下帘帐的那一刻,那本应沉睡的人猛然睁开了眼睛,猛地用被子死死蒙住了自己的脸。

“喜欢啊......”

偷偷告诉你个秘密,我其实没醉。

雪中的红灯笼发着温暖的光芒,像一个卫士般伫立在雪海中。

远处的大营,灯火通明。

【周叶】灼灼---天界其五(6)

厚重的帐帘被缓缓掀开,只见周泽楷满头大汗,用身子撑住帐帘,以免打到怀中沉睡的人。帘子落下,帐中最后的一丝月光也被夺走,他的四周陷入黑暗。

周泽楷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用腿感知到了床的边缘。深吸一口气,躬下腰,将叶修缓缓放下。

“呼。”轻微的一阵响声,周泽楷的指尖窜出一丝火苗,迅速点燃了旁边的蜡烛,周泽楷一屁股坐在旁边的软榻上。

虽是这冰天雪地,周泽楷还是出了一身的汗,他解下厚重的外袍,将它轻轻地盖在叶修身上,细心地掖了掖衣角,又走到一边,把火给生起来了。

屋内很快就暖和起来。

干完这些,他抽出来一个小凳,坐在叶修旁边。

叶修正沉睡着,周泽楷帮他脱了外衣,好睡得舒服些。当叶修那灼.热的身.躯贴在周泽楷的身上时,周泽楷猛然一惊。

刚刚,为了方便自己的动作,周泽楷让叶修靠在自己的怀里,自己则好腾出手来。

然而现在......

全身只穿着一件单薄衣衫的叶修乖乖地靠在周泽楷的怀里,周泽楷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胸口的阵阵起伏。这衣服又些松垮,经这么一折腾,快褪到肩头了。

周泽楷耳根都红了,草草地收拾完,就又让他躺下了。

烛光又些昏暗,周泽楷拄着下巴,静静地端详着叶修的睡颜。

也许是因为醉酒的缘故,叶修的脸上蒙着一层红色,肌肤沁出了晶莹的汗水,划过胸膛。
解开高高束起的青丝,此时的他看起来更为慵懒,拥有着一股神秘的魔力。

周泽楷俯身,用唇轻轻地点了点他的额头。顺着鼻梁,探向那片柔.软。

啊啊啊,自己究竟在干什么啊......

周泽楷触及,深深地吻了下去。

唇.瓣相交,一股灼.热的暖流自身体里划过,过了一会,叶修闷.哼了一声。

“唔......”双眸缓缓张开,睫毛与周泽楷的相接,眼中氤氲着好看的水气。

周泽楷吓了一跳,急忙起身,两人此时四目相对。

“呃......”周泽楷这时候显得手足无措,张口想说些什么。

是说自己不小心碰到了?还是干脆就说出来?
前辈会答应吗?

两人相视了近一分钟,叶修突然伸出双手,下一秒,环住了周泽楷的脖子。他把脸探到周泽楷脖子边,蹭了蹭......


周泽楷一个踉跄。


这......还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