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云寻雨

高考,明年考完回来

【周叶】灼灼——人间其二(11)

“这么说来,我便要叫你一声夫君了?”叶修一边一句话怼回去,一遍在脑内不断重塑着自己的世界观。

原来男人和男人也是可以结婚的!?

叶修仔细端详着这个男人,他相貌是一等一的俊美,周身翻涌着一股英气,额前细碎的发丝间,一点朱砂隐约可见,有着鹤一样挺拔的身姿。不知为何,光看着他,叶修心中就扬起一股暖意。

周泽楷听了这话,脸红的都能冒烟了,刚刚叫内人的那股无形气势已经烟消云散。又见叶修直勾勾地盯着他,脸也愈发的红了,身子也不自主的绷直,活像一个刚出嫁的漂亮小媳妇。

“夫君~”

叶修心中的作恶欲悄然发芽,拉住周泽楷的手,心里痒痒的,就在这时,周泽楷反抓住他的手,另一手垫在叶修脑后,将他压在了地上。


随即便将唇附了上去。


两唇相接,温热而缠、绵。叶修使出浑身解数推开他,均被周泽楷一一化解。这个吻,流露出来的不仅是冥海巨浪般滔天的爱意,还有别的说不出来的感情。叶修觉得脸上一湿,他哭了。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真到了伤心时,谁又不想大哭一场呢?


泪水顺着脸颊流淌到二人唇间,融入了这个亲吻,叶修尝到了淡淡的苦涩,记忆奔涌而来,顷刻间淹没了他,灵魂被抽了出来。




他看见了星光,看到了星光下的那一片嫣红。


他看见了极北风雪呼啸,冰域幽火在悄然闪烁。


他看见了那矗立云间的金阁璧瓦,听见了那亘古不变的龙钟之声。


他看见了他,他从未走远,就在他身边微笑。



天上百年,人间万世,有多少灵魂曾经驻足?而又有多少匆匆离去?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叶修觉得自己的胸口都要炸了,万世的记忆快要将撕碎了,有一块璞玉凭空出现,平息了这片风暴,在黑暗中闪烁着洁白温和的光。叶修伸手去抓它,它也向叶修飞来,指玉相触,光芒大盛!

魂魄入体,叶修抽搐一下,随即抱紧了身上的人,那人被方才的叶修吓了一跳,此时被这样紧紧一搂,登时不知所措。

“我想起来了,我全都想起来了!”叶修的眼睛仿佛沾染上了星光,笑着,仔细地将周泽楷的面容描绘了一遍又一遍。

“嗯!”

周泽楷的脸上还挂着方才的泪痕,眼角发红,也露出了一个笑容,带着得而复失的喜悦,将叶修也紧紧搂在怀中。激动的已经不能言语,只恨不得将眼前的人永远藏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生生世世与他相守。

两人就这样相拥,像是要补回这些年的缺失。

良久,周泽楷才将叶修轻轻抱起,一步步走向屋子。


夕阳很美,大概明天也是晴天吧。


【周叶】前路无秋(20)

真的!谢谢支持!!❤️


那与周遭景物一同融化在这月色里的银色丝线,只有眼力极佳的人才能看到。

当然,这根本难不倒叶修和周泽楷。

两人在房顶上夜行,悄无声息,偶尔踩到一片粘合不佳的瓦片,那瓦直直落下去,引起了野狗怨恨的低吼。

连越过六个街道,那里再没有房子,而是一处空旷的绿地。
鬼偶师一般会靠复杂的地形来隐匿身型,此时将二人引到这处,是将自己的身形完全暴露出来。

“出来吧。”
叶修掂了掂千机伞,站在周泽楷身边。

微风掠过二人的脸颊,那最后一片遮住月光的云彩也终于消散,前方的不远处,伫立着一个人影,身上那破破烂烂的黑衣,明晃晃地昭示着自己的身份。
循着那黑衣,看清那张脸,叶修一个踉跄。
那人赫然是叶修重生以来一直没有见到的韩文清。
一对粗眉紧锁着,眉头都纠缠到了一块,双眼里仿佛燃着火焰,如果此时有路人经过,一定会控制不住地......递上钱袋子。
叶修早就习惯了韩文清这仿佛把人砍了八千刀的眼神,走近了些,绕着他转了一个圈,看完还感叹道:“真像啊!有我的吗?”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又得重改了......你身后那位的鬼偶我倒是早就做好了,”这声音是从“韩文清”背后冒出来的,“要看看吗?”

“下次吧。”
说着,便从后面缓步走出,正是雷霆门的前门主肖时钦。

肖时钦是荣耀大陆上顶尖的四位战术大师之一,不仅长于本土机关术,还对最近自西洋传来的机械颇有研究。

“现在该说是嘉世门的副门主了。”肖时钦道。
“老韩他见过这个吗?”叶修指了指“韩文清”。
“没看过,没看过。”肖时钦想了想那画面,禁不住地打了个冷颤。

“不错。”周泽楷说。
“嗯。”叶修附和。

气氛有点凝固。

“所以说,你大半夜的把我俩引出来干什么?”叶修问。
“我说是看个风景,你信吗。”

话音刚落,只见刚刚话很少的周泽楷面色阴沉,两双乌黑的眼睛仿佛要把他来个对穿。
周泽楷自房间出来后就有些焦躁,现在好像快要爆发了。
叶修也纳闷,今晚是他第一次见到周泽楷这个样子,但完全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手完全是下意识地举了起来,神使鬼差地揉了揉周泽楷的头顶,发丝软软的,手感很好。

周泽楷刚刚的气势一下子就消散无影了,微微颔首,望着叶修,手附上了叶修的手背。

这是叶修今夜第二次心脏骤收缩了,这是他从前从未有过的感受。并非是紧张,而是一种莫名的喜悦。

“咳咳。”肖时钦咳嗽了两声,把二人拉回现实。

“陶先生托我带话。”

“他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叶修取出跑出来时顺手抓出来的烟杆,在手里把玩。

“失控了。”
“三个字,失控了。”

叶修呵呵笑道:“各有目的,他做什么我不怪他。失控了是他自己的事,麻烦你转告他,别再阻止我。”

“夜已深了,小事情你啊,还是赶紧回去吧。”

肖时钦懒得吐槽这个称谓了,向叶修和周泽楷道别,转身,手指灵活地舞动,和“老韩”一起消失在月色中了。

【周叶】前路无秋(19)

改文重发ww非常抱歉我的逻辑这么混乱

叶修向来是睡不安稳的,这绣花针落地般的响声传到他的耳朵里,瞬间被放大了百倍。

睁开眼睛,正对上了周泽楷那双乌黑的眼睛,在黑夜中注视着他。自窗棂泻出的月光柔柔地飘落在二人之间,叶修看见了那乌黑眼眸中倒映出来的自己。

心脏不知道为什么跳得厉害。

叶修感到周泽楷身体中灵力微转,右手微微发出蓝色的光点。 黑暗中流淌着周泽楷的杀意。

突然,一只手抚上他的后背,下一秒,他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要说周泽楷平日里是翩翩公子,柔和而帅气的脸庞吸引了无数的闺中小姐。此时的周泽楷平添一分肃杀,有别样的味道。
此时抱在一起,两人均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衣,周泽楷身型较长,叶修的脸便埋入了他的胸膛。
温热的触感自脸颊传来,周泽楷热乎乎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让人不由得就平静下来。
这是叶修第一次聆听别人的心跳声,周泽楷年轻的心脏富有生命力和活力,此时不知为什么,它剧烈地跳动着。叶修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此时就像一只背驯服了的小狐狸,乖乖地趴在周泽楷的胸膛上,心脏也跳得厉害。
周泽楷轻扶叶修的脊背,如静水,又如微风拂过,叶修体内的躁动不安竟被一点点安抚了下来。

那黑衣人破门而入。

与此同时,只见一道蓝色的魅影自身边划过,留下了点点星光,灵力瞬间爆发!
四周的温度仿佛都下降了几分,周泽楷在黑暗中舞蹈,右手蓝色的灵力暴涨,直击黑衣人面门。那黑衣人貌似是个拳法家,动作行云流水,毫无半点破绽。鹰踏伴着冲拳,如猛虎般不可阻挡,但是周泽楷的体术也不是白给的,他虽擅长使箭,但近战的功力也不为一般人所能及。

叶修在一旁看得一清二楚,越看越是奇怪,便也拿起放在脚边的伞,冲到周泽楷面前,格挡了黑衣人的崩拳,趁机拉着周泽楷跃上了屋顶。

“这人有点邪乎,这身法我怎么越看越瞧着像老韩??”叶修趁着那人还没跳上来,赶紧说了自己的发现。
“嗯,等上来再看。”
“哗啦”的一响,那人竟然是直接冲破的屋顶。
“看那!”在月光下,有些东西无处藏匿,根本逃不过叶修的法眼。
之间那人的脖子上竟然连有细小的丝线,不仅脖子,手臂,腰,腿等关节部位也连有同样的丝线。
“鬼偶。”周泽楷道。

原来那黑衣人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具鬼偶,操纵其的鬼偶师应该就在附近。

前路无秋里的小周大概是这个感觉

【周叶】前路无秋(17~18)

“该起了......”朦朦胧胧中,有个人正轻唤他。

昨晚失眠了大半夜,疲乏的很。叶修不耐烦地哼哼了几声,换个姿势继续睡。

庆幸的是那人没再骚扰自己,反而为自己盖了被子,身上暖呼呼的。
再轻手轻脚走出大门,慢慢关上门,生怕吵醒了床上的人儿。
屋里只剩下叶修规律的呼吸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修才逐渐清醒过来,一头长发被睡成了鸟窝,白色的内衫松松垮垮地挂在肩头。

视线渐渐聚焦,方意识到已离开的周泽楷,这让叶修很是吃惊。

屋里出去了个大活人他竟然不知道?!
叶修作为全系精通,精神力自是比旁人要强得多,以往住一线天的日子里,即使在屋外布下了十重杀阵,睡得也是不踏实。

“咔。”门在这时候被打开了。,周泽楷端着早饭走了进来,看见了床.上的叶修。

总天早上刚买的崭新的柔软绸缎此时已经滑.下肩头,露出了那片常年不见天日的雪白的肌肤。因打哈气,眼底泛着水光,眼角微红。
如果忽视那一头乱毛,这画面还是蛮和谐的。

周泽楷差点摔了手里的早餐,此时把它们放在桌子上,径直走过去,为叶修整理衣裳。

莹白如玉的指尖不经意地划过圆润的肩头,拉着领口,藏起了那片美好。

周泽楷看见叶修的耳尖有点发红,抬起头,水汽氤氲的双眼由下而上仰望着他,他甚至在其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身上顿时燃起一股燥热。

“咳......我自己来就好。”叶修在此时出声,只见周泽楷如烫到了般缩回手,露出了难得的慌乱,自己禁不住地笑了起来。

周泽楷此时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哈哈哈哈哈哈小周你真可爱!”叶修笑得前仰后合,周泽楷心底升起一阵暖意,也笑了起来。

青年眉眼生得极好,此时又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就如一块美玉般令人移不开眼睛。

“你应该多这样笑笑。”叶修说。

本来就不善言谈的周泽楷,被长老们拉去一个个宴会,当活招牌,从中获利。
在与各种人打交道时,面对这些陌生的面孔,他自己的笑容也逐渐虚浮起来。

“好。”周泽楷认真地回答,心中一片柔软。
“吃早饭吧。”

叶修坐在凳子上,大口啃着包子,周泽楷在后面为叶修梳着头发,待一根根黑丝都变得服服帖帖,拿出一根红绳,为他系上。

“和你以前的一样。”

“你居然还记得。”叶修含糊不清地说。

“今天继续前行。”
“此行必经无忧山。”

“哥这门技术还真没白学。”
阳光没有光顾这间屋子。小小的红烛,正肆无忌惮地释放自己的光和热。一只纤细洁白如玉的手持着一支笔,沾有些许朱红,一笔一笔小心翼翼地描摹着一张人皮。
准确地说,这只是一张人皮面具。
当这张面具附上年轻公子玉琢般的脸庞上时,他脸上的光华如陨星般坠落,一张脸平平无奇,教人见了就忘,没有一点存在过的痕迹。
“前辈竟会如此手法。”公子轻笑道。
叶修有些心虚,道:“身份所需,身份所需。”
想当年自己离家出走,到最后的叛逃魔教,逃避追捕时,靠的好像都是这些不入流的江湖手段,叶修不免有些汗颜。
当时参加那个什么大会的时候之所以草率地戴个面具匆匆上场,其真正原因,是因为叶修没钱买材料。
这就有点尴尬了。
“我懂。”周泽楷两字终结了这个话题。
叶修又为自己贴上了另一张面皮,两人换了衣服,,处理了暴露在外面的皮肤,各拿一把破剑,俨然一副浪迹天涯的无名剑客。
“走吧,今天得过这个关。”叶修带了个斗笠,出了门,在路边拔了根野草,叼在嘴里,还弓着背,混混气质浑然天成。看看一旁的周泽楷,除了脸,没有哪像个混混。
周泽楷看叶修的样子,心里暗笑起来。
前辈无论做什么,都比自己厉害啊。
-----------------------------------------------------
这一路上并无大风大浪,示了令牌,两人平平安安地过了无忧山,不知是托了这假面的福,还是运气真好。
“我会做面具这事,陶轩应该不知道,所以他应该没有想到这一点。”叶修和周泽楷此时正坐在无忧山边境小城里的一家面馆里,再往前一步,便进入了魔教的境地。

这小城虽是不大,其中可是大有玄机。
由于处于边境,这里似乎被两方的统治者所遗忘了,这几年来,某些手疯狂延伸到了这里,做尽了见不得人的交易。
“你看那切菜的那位,”叶修指了指后厨正在努力切菜的伙计,“那手法,说不定晚上就是个杀手。”

周泽楷顺着叶修的手看去,只见那位又瘦又高的老兄剁起菜来没有丝毫的犹豫,一颗接着一颗地剁,身手很是不错。

“再看看炖菜的那位,身材魁梧,能单手举起一只巨大的大炖锅,力气想必是非常的大,说不定和刚才那位是个组合,”叶修接着说, “真相只有一个,这家面馆,在做见不得人的生意。”

“以上都是我的直觉。”

周泽楷无语了。

是夜,周泽楷与叶修留宿城中,周泽楷只订了一间房,叶修也没说什么,毕竟不是自己出钱。
叶修只觉得自己越来越奇怪,有时会庆幸自己戴了这么一层脸皮,可以掩盖自己奇怪的表情。
都是大男人嘛,挤一挤也不会少一块肉。

天色已晚,两人草草收拾了一下便睡了。

正是夜黑风高杀戮时。

房间的窗户纸被捅出了一个小口,一只眼睛在黑夜中闪烁。

【周叶】前路无秋(15~16)

叮叮......

小楼里的空气仿佛已经凝固,只听得见风铃摇动的声音。

“都来了?”叶修慵懒地坐在一张雕花椅子上,一对眉眼弯弯,似笑非笑地看着屋子里的人。旁边的周泽楷就像骑士一样,坐在叶修旁边,带着祥云纹路的衣袍被细细展平,没有一丝褶皱。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我知道就告诉你们。”

“你那时应该是假死吧?”霸图宗的副宗主张新杰先开了口。

“不,那是真的死了。我清楚地感受到了灵魂被抽离的那一瞬,的的确确是元神俱灭。不过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处于一具陌生的身体,身边没有符文的痕迹,应该不是借尸还魂。”

“回来就好。”王杰希此时靠站在门口,看不出他的表情。

“是啊,回来就好,”蓝雨阁阁主喻文州苦笑着说“听到你被嘉世追杀的时候,我们觉得你肯定是有原因的,有什么难处,我们也可以帮你。”

“谢谢你,文州,大眼。”

“能不能不用那个名字啊?”王杰希走进来,大小眼纠成了一团。

“这是前辈对后辈的关爱啊,”叶修呵呵一笑。
“无论我离开多久,这里的气氛始终不会变啊。”

“好了,该说说正事了,虽然很自私,但是这是我和沐橙的约定,也是我毕生的心愿。”叶修严肃地说。

“愿闻其详。”

叶修翘起腿,气场全开。百尺高的小楼外,残血般的灯笼如一股暗流,在夜空中缓缓流淌。

“我要让苏沐橙的哥哥重新睁开双眼。
无论用什么方式,复活苏沐秋。”


“苏沐秋......”

叶修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残月如血的夜晚。
少年无助的哭喊
被浸红的外袍
未干的泪痕
停跳的心

遗恨。

客人们都离开了,只剩周泽楷站在叶修旁边。
张新杰临走前吩咐了店小二,让他秘密安排了一间上房。

王杰希递给叶修一个绿色的小瓶子,嘱咐他妥善保管。
“这是‘祝福’。”王杰希神神秘秘地说。
叶修一惊,刚想开口,王杰希挥挥手,飞来一把剑,转眼便消失了。

喻文州在这之前就递给了叶修一个小本,里面是四周的详细情况。
他郑重地看着叶修,叹了口气,说:
“你肯定不知道,这世上最珍视你的人,已经出现在了你的身边。”
“这次,不要再让自己留下遗憾了......”留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他轻轻地勾了勾嘴角。

四周一下子空荡荡的。

“小周,你不走吗?”

“不走。”
我会一直在这里。

叶修疑惑地抬头,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个眼神坚定的年轻人。明明是交集不算多的后辈,却能帮自己到如此地步。

时光在他的脚边开始飞速流逝,四周的一切仿佛都变成了幻影。叶修的心中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受。有什么正在渐渐复苏。

我好像遗忘了些什么。

眼前他的黑发如瀑,双眼如墨,一眨眼,仿佛有鎏金闪耀,正像轮回门的校服,愈发显现出他的。当时的少年已经长大,他需要仰视才能看见他的脸。

此间少年,不需要鲜衣怒马,只需一身清爽的白衣,一枝折花,眉眼弯弯,靠坐在树下。

仿佛赏尽长安花。

叶修的嘴唇又些颤抖,两人就这样静默着。

“前辈,休息吧。”

“啊......好好。”叶修说。

两人共眠一榻,一夜无言。

【周叶】前路无秋(13~14)

尘土四起,马蹄声不绝于耳。


叶修靠坐在周泽楷的臂弯里,望着渐渐西沉的夕阳,心里简单估算了一下。


如果没什么意外,天黑时就能到达空积城。


空积城是一座比较特殊的城,由于地处要地,城内鱼龙混杂,官府就如同虚设。


这也怪不得府衙办事不力,要怪也只能怪当今皇室衰微,江湖势力抢占了主要地位。空积城不属于任何一种势力,强者为尊,为钱效命。


这是天然的便利。


“前辈。”周泽楷的脸蹭了蹭叶修柔软的头发。
“前面就是。”


“唔......”叶修闻言,缓缓昂起头。


黑云压城,空积城高高的城墙出现在眼前。


趁天黑,赶紧进城!

时值上元节。
空积城自古繁华。


城中人来人往,成串的花灯挂在街边的屋檐上,闪耀在漆黑的苍穹之下。家家灯火通明,四处嘈杂无比。


叶修和周泽楷在人堆里艰难地前行着,人流一波又一波涌来,隐约有排山倒海之势。


“呼呼呼......人真多啊。”叶修最不擅长这类事情。


这场景好像似曾相识。


周泽楷不可察觉地回头望了一眼,他伸出手臂,抓住了叶修的手。


这双手触感很好,手心带着微微的湿热。


“前辈,拉紧。”


“别走散了......”


走到桥头,盏盏莲花灯从脚下划过,顺流而下。人群一阵骚动。


“咻。”一束烟火迅速升起,在空中绽放,照亮了半个天空,闪烁着奇异的绿色光芒。


当众人都沉浸在这奇异烟火时,叶修拉着周泽楷就跑。周泽楷被叶修生拉硬拽地跑了起来。


周泽楷跟着叶修东拐西拐拐进了一个偏僻幽深的巷子,尽头有一个算命摊。


摊主身着着浅绿色衣裳,头后随意的系了一条发带,手持拂尘,端坐在雕花木椅上,显得十分威严。


“王大眼。”叶修缓缓说。


那人明显颤了一下,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这还真是个久违的名字啊.......”


“怎么,你来干什么?”叶修问。


被称作王大眼的人站起,撇了一眼站在叶修身后的周泽楷,说:“此地不便说话,随我来。”


王杰希收了摊子,示意二人跟着他走。
三人渐行渐远,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周叶】前路无秋(番外)

--10年前--
王城中的大街小巷无一不挂上了通红的灯笼,石桥下的河中时不时地漂来几盏莲花灯。


行路之人的嘈杂声已被绚烂的烟花声所掩盖,却掩不住空气中所潜藏着的不知名的野花的香气。


人间的帝王身着黄色的华贵龙袍,手持玉杯,笑眯眯地看着翩翩起舞的宫女们,大臣们纷纷点头称赞。乐声不息,白色的细纱在半空中轻轻地浮动。


荣耀大陆江湖第一大会已经落幕,众派都被邀请参加宴会。周泽楷在轮回门中已修习了若干年,而轮回只是小派,周泽楷还只是一名门外弟子,只被允许在外院活动。


悄悄地探头看了一眼,今夜的主角依旧没有出现。


宫廷中的歌舞声在外院听起来就比较缥缈了,这也正和他的心意。周泽楷踏上石阶,向着去年偶然发现的荷花池走去。


荷花亭亭,白月皎皎,一个身影就这样出现在了周泽楷的眼前。


那是一张从未见过的脸庞,年轻俊秀,却写满了慵懒和嘲讽。好看的手里握着一只小巧玲珑的玉杯,酒水清澈见底。


轻抿一口,因常年足不出户而变的洁白的脸上染上了红晕,愉悦地笑了起来,那么洒脱。


不胜酒力。


万千青丝在晚风中飘荡,你的思绪又在何方?


那位神秘的江湖第一得主迟迟没有出现,人们也都失望而归。


周泽楷并不对什么江湖第一的真容感兴趣,而是在脑内反复的猜测,那天荷花池看到的,到底是谁。


不知道几年过去了,周泽楷被门主收为了亲传弟子。


又一次遇到了他。


这次,他叫叶秋。


他摸摸他的头,笑笑,说道:小周,好好努力!”


他是我的前辈,是一位伟大的修炼者。


居然有一天,我可以可他立于同一平面上,再不用仰望,触手可及。


奋力前进的步伐,只为能抓到你的衣角。


无数次的擦肩而过,你却只是我的前辈。


突然有一天,周泽楷停下了奔跑的脚步,回头一看。


前辈......不见了。


繁花落尽之后,前路无秋。
--------------------------------------------
“这种方法可以让他再回来,但是,你确定吗?”
“嗯。”
没人知道他究竟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11年后--
他成功了,他真的回来了。


“小周?”


“前辈。”


这一次,他叫叶修。